時事專欄 > 財經動態 > 德國對美貿易順差遠超預期 特朗普貿易戰箭在弦上
德國對美貿易順差遠超預期 特朗普貿易戰箭在弦上
2017-08-10 13:40:30  
    8月8日公布的德國6月季節調整后貿易順差數據遠超預期,從5月的203億歐元擴大至212億歐元,創2016年8月以來最高水平。
    這些數據可能會招致外界對于德國出口強勢的更多批評,市場則普遍擔心,德國長期高居不下的貿易順差將引發特朗普政府啟動貿易戰。
    德國外交部部長加布里爾近期表示,對于美國可能與歐洲展開貿易戰深表擔憂。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的年度外部風險評估報告,德國去年經常賬戶順差為2890億美元,占當年德國GDP總額的8.3%,再次成為全球最大貿易順差國。面對全球經濟失衡,IMF也呼吁德國政府通過增加投資的方式來削減巨額貿易順差。
    特朗普貿易戰火燒得著德國嗎
    德國統計局最新公布的6月貿易數據顯示,德國6月份出口貨物總額為1072億歐元,和5月相比下降2.8%,創兩年來最大降幅,終結了此前五個月的連續增長。
    與此同時,德國當月進口額也大幅下滑4.5%,出現2009年1月以來最大降幅。由于進口出現更大幅的下降,因此貿易順差繼續擴大至212億歐元。
    不過,與2016年同期相比,進出口數據均有所上升。因此,經濟學家并沒有對德國的6月進出口數據太過失望,且不認為這一進出口數據會影響德國經濟前景。
    德國區域性銀行布萊莫(Bremer Landesbank)經濟學家海爾梅耶(Folker Hellmeyer)稱,6月的數字是個“一次性事件”,未來幾個月內將被貿易增長所抵消。
    “全球貿易正在恢復,這將對德國出口產生積極影響。訂單和庫存增長都表明,德國經濟處于夯實狀態。” 海爾梅耶表示。
    美國方面,得益于出口改善,6月商品貿易逆差遠低于預期,但市場普遍擔心這一數據的影響可能被德國公布的高額貿易逆差數據所抵消。
    實際上,由于特朗普自上臺以來一直將縮小美國的貿易赤字作為首要經濟任務之一,因此,“美德間終將爆發貿易戰”的看法不斷見于市場,相關議論從未停止。
    特朗普政府的論據在于,德國利用弱勢歐元獲利,并指責德國對美國存在巨額順差。根據美國商務部數據,2016年,美國全年貿易逆差達到5023億美元,創2012年以來年度逆差新高,對歐盟的貿易逆差約為1463億美元,其中對德逆差在649億美元左右。
    而特朗普甚至在5月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的私下會談中向他抱怨和德國間如此高額的貿易逆差,還說出“德國人非常壞”這樣的話來。
    “看看他們對美銷售的上千萬汽車,太可怕了。我們必須要阻止這件事。”特朗普對容克說。此前他還表示,若寶馬在墨西哥建新工廠,出口到美國的所有寶馬車都要加收35%的高額關稅。
    隨后,特朗普表面上以國家安全為名扛出對鋼鐵業進行“232調查”的大旗,意在對進口鋼鐵和鋁征收高額關稅,并在私下談判中希望歐盟用對天然氣、汽車和荷爾蒙牛肉等方面的貿易開放,來換取美國放棄對歐盟征鋼鐵稅。不過,在漢堡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之前,歐盟也開出了報復征稅單,將事態進一步復雜化,他們選擇了一種主要來自于肯塔基州的威士忌作為貿易懲罰性關稅的潛在對象。
    實際上,美德雙方經濟學家都提出,僅用貿易差額來衡量德美經濟關系是一種“經濟上無知”的表現:在投資關系上,德國是美國的主要投資國,美國在德國的資產總額為8130億美元,而德國在美國的資產已經達到近1.5萬億美元,德國在美創造的直接就業崗位在70萬個左右。
    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研究員伯維爾(Frances Burwell)表示,不要總盯著商品貿易順差,美國政府應該做的是促進德國開放服務市場。
    在服務貿易方面,2016年美國對歐盟的出口盈余達到了547億美元,但對德國出現了17億美元的赤字,這意味著德國市場的整體開放程度并不及歐盟。
    伯維爾表示,歐盟一直努力減少其成員國之間發展服務貿易的障礙,但德國則明顯保留了許多限制。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談成一個包含服務領域的美歐貿易協定。“雖然不容易談成,但也比用貿易防御措施來威脅我們的德國盟友強得多。”
    需要指出的是,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從未放棄使用美歐談判《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的方式來解決美歐爭端。
    德國人該花錢了
    2016年,德國的經常賬戶盈余為2890億美元,重新站上全球之首,占當年德國GDP總額的8.3%。作為比較,按照IMF的數據,中國2016年的經常賬戶盈余為1964億美元,占中國GDP總額的1.7%,遠低于德國。在此情況下,德國面對著來自于美國和其他希望提升自身競爭力的歐盟國家的壓力,敦促其促進內需。
    如果說,對于經常賬戶赤字高達4517億美元的美國而言,需要做的是降低聯邦預算赤字、進行結構性改革的話,德國政府需要做的,則是出手花錢,比如加大對國內的投資建設并促進內需。
    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他從未因德國充滿競爭力而批評過德國,但是德國的競爭力部分源于歐元區其他經濟體的疲軟,為此,德國應當在歐元區負起責任,改善貿易不平衡,具體做法是推動對歐洲公共和私人領域的投資,“即便默克爾總理也應認識到,歐洲的成功才是德國的成功。”
    具體而言,德國的儲蓄規模近年來不斷增加,而支出卻并不見起色。歐洲經濟學家普遍認為,這是由于德國通過抑制工資增長來保持出口行業競爭力所導致的:德國2016年的工資僅上升了2.3%,比2014年和2015年的增速還慢。
    與此同時,2016年德國消費支出的GDP占比降至54%,相比之下,英國的這一比例為65%。
不過,說服德國人花錢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德國政府一向以“儲蓄是應對老齡化社會的剛需”來解釋自己不斷存錢的原因。
    資產管理公司荷寶首席經濟學家康奈力森(Léon Cornelissen)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德國的高順差問題,現在不應研究該做什么,而是思考德國會不會去做。但這并非黨派問題,最終還是德國在此方面的文化傳統問題。
?
公司簡介 | 招商加盟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 免責條款
新華上海貴金屬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滬B2-20130037-2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2025
滬公網備 中金網認證
快乐飞艇有官网开奖